中医名家石仰山诊治腰腿痛的一张自拟方

中医健康网 5.33 K 0

中医名家石仰山诊治腰腿痛的一张自拟方-第1张图片-中国中医健康网

腰腿痛的病因很多,现代医学研究发现,腰椎间盘突出、腰椎滑脱、梨状肌痉挛等都可引起不同程度的腰腿痛症状。中医早在《黄帝内经》中就提出了腰痛的概念,《素问·刺腰痛》中说“衡络之脉令人腰痛,不可以俯仰,仰则恐仆,得之举重伤腰”,又云:“肉里之脉令人腰痛,不可以咳,咳则筋缩急。”《医学心悟》也说:“腰痛拘急,牵引腿足。”以上均说明,本病可由外伤引起,症状为腰痛合并下肢痛,咳嗽时加重。这与西医所说的坐骨神经痛的症状基本相似,中医称之谓“腰腿痛”或“腰痛连膝”等。

国医大师石仰山是上海市黄浦区中心医院主任医师,临证擅长治疗腰腿痛。由于饮食不节,起居不调,防病不力,遇病拖延等情况时有发生,导致前来就诊时,往往病情已趋复杂、严重,给诊断治疗带来了一定的难度。笔者有幸跟随石仰山抄方侍诊,发现石仰山运用石氏逐痰通络汤加减治疗各种腰腿痛,均取得较好疗效,现将诊疗经验总结分享如下。

因机证治

石仰山对诊治该病颇有心得,他认为石氏的兼邪理论、痰瘀理论即是针对上述这类复杂情形而设。所谓“兼邪”,石仰山认为:“凡非本病,其发生不论前后,而有一个时期与本病同时存在的,都叫兼邪。”兼邪虽可与本病完全无关,但常与本病相互为患,故而不可忽视兼邪的治疗。

另外,石仰山认为疾病迁延,日久不愈,必化生痰湿、瘀血。石仰山认为陈伤劳损之后,气血不和,痰湿每能凝滞经络。正如《仁斋直指》指出:“血气和平,关络条畅则痰散而无,气脉闭塞,脘窍凝滞,则痰聚而有。”疾病迁延,日久不愈,则必生瘀血,痰瘀交阻,痛必难除。因此,在腰腿痛的治疗上,石氏首重“痰瘀”,调治“兼邪”。

同时,石仰山还指出,在临床上,该类疾病还主要表现出两种经络走向的疼痛或麻木等症状:第一种疼痛沿着足太阳膀胱经传导,《灵枢·经脉》有云:“膀胱足太阳之脉……其直者,从巅入络脑……夹脊抵腰中,入循膂,络肾,属膀胱。其支者,从腰中,下夹脊,贯臀,入腘中。其支者,从髆内左右,别下贯胛,夹脊内,过髀枢,循髀外从后廉下合腘中。以下贯踹内,出外踝之后,循京骨至小趾外侧。”故且称为太阳型。第二种疼痛沿着足少阳胆经循行,《灵枢·经脉》云:“胆足少阳之脉……其直者,从缺盆下腋,循胸,过季胁,下合髀厌中。以下循髀阳,出膝外廉,下外辅骨之前,直下抵绝骨之端,下出外踝之前,循足跗上,入小指次指之间。其支者,别跗上,入大指之间,循大指歧骨内,出其端,还贯爪甲,出三毛。”称为少阳型。痰瘀若阻于以上两条经脉,则疾病症状就发生了。

太阳型在治疗上,石仰山采用逐痰通络汤(牛蒡子、僵蚕、白蒺藜、独活、秦艽、白芷、半夏、桑枝)加减,属寒证者,酌加桂枝、炮附子,取桂枝汤之意;属热证者,酌加葛根、石膏,取葛根汤之意。

少阳型在治疗上,石仰山亦采用逐痰通络汤加减,寒者加吴茱萸、木瓜,取吴茱萸汤之意;热者加柴胡、白芍,取小柴胡汤之意。

典型医案

【医案一】

唐某,男,46岁。“右腰腿痛反复1年,加重2周”来诊。患者1年前查出有腰椎间盘突出症,期间用药治疗,时有反复,2周前感冒后,症状加剧,右下肢发麻,坐卧不安,夜不能寐,服用各类药物无效,遂慕名而来。患者疼痛沿足太阳膀胱经放射,俯仰转侧不能,畏寒,口淡不渴,舌暗,苔白腻,脉弦。此属痰瘀阻络,复感寒湿,本病与兼邪相互为患,方拟逐痰通络汤加减:牛蒡子9克,僵蚕9克,白芥子9克,炙地龙9克,泽漆12克,制南星9克,金雀根30克,当归12克,川牛膝12克,炙甘草6克,炮附子12克,桂枝12克,白术15克,全蝎6克,蜈蚣6克,生姜5片。7剂。服用1周后,患者诉夜间已可安睡,麻木减,行走仍不利,遂仍以前方加减调理,1月后腰腿痛痊愈。

【医案二】

朱某,女,30岁。“左腰腿痛反复半年余”来诊,多年前有腰部外伤史,针灸、牵引等治疗半年余,期间时有反复,疼痛始终不除,遂来求诊。患者口干稍苦,急躁烦闷,腰部时有刺痛感,沿足少阳胆经放射,小腿抽痛屈伸不利,舌红少津,苔薄黄腻,脉弦数。此腰部有陈伤瘀血未除,肝胆郁热化火,炼津为痰,痰瘀交阻于脉络,遂予逐痰通络汤加减:牛蒡子9克,僵蚕9克,白芥子9克,炙地龙9克,炙地鳖9克,络石藤12克,制南星9克,浙贝母15克,丹参15克,当归12克,川牛膝12克,生甘草6克,柴胡15克,黄芩9克,竹茹12克,白芍12克。7剂。并嘱患者清淡饮食,调畅情志。药后症减,效不更方,前方再进,1月后基本痊愈。

按石仰山指出,以上两例分别为太阳型、少阳型,平时较为多见,但临床上另有几种腰腿痛,虽不多见,但同样值得注意。在此笔者一并列出,以供读者甄别。

【医案三】

李某,女,29岁。“腰腿酸痛2周”来诊,自诉2周前睡觉时腰部着凉,后发腰腿酸楚,肌肉抽痛,外院CT检查提示:L5S1椎间盘向后突出,伴椎管狭窄。患者畏惧手术,因服用消炎止痛片无效,遂来诊。患者平素畏寒,四肢不温,嗜睡乏力,唇舌色淡,脉沉无力。患者无明显经络症状可循,石仰山寻思良久,考虑患者为阴阳气血两虚,拟经方芍药甘草附子汤加减:白芍30克,炙甘草30克,炮附子15克,黄芪30克,当归12克,怀牛膝15克。7剂。该方连服2周后,疼痛缓解,后改予石氏调中保元汤调理善后。

【医案四】

王某,男,59岁。“右腰腿酸痛,行走不利3月”来诊,无明显诱因,行走不利加重。患者经服药牵引等治疗无效,遂来求诊。其人面赤,口干口苦,自汗盗汗,纳可,二便可,腰腿酸痛,卧立不安,舌红,苔黄腻,脉弦大。患者诉整条腿酸痛,无经可循,遂辨证为湿热下注,方拟逐痰通络汤加石膏、滑石、葛根、黄柏,并嘱忌辛辣酒食。又1周后,患者复诊,症状同前,没有任何改善,舌脉亦未变化。细问患者病史,发现患者平素大便一日3次,稀烂不成形,腥臭异常,患者本人不以为意,石仰山予大剂葛根芩连汤加减:葛根30克,黄连15克,黄芩15克,生甘草6克,滑石30克,秦皮9克,黄柏9克。7剂。又1周后,病人诉症状已愈一半,大便一日二行,成形。效不更方,继以上方续进14剂痊愈。

按:石仰山认为,腰腿痛的诊治,切忌先入为主,草率用药。逐痰通络汤虽疗效确切,然亦仍不能尽愈诸证,只有知常达变,辨证论治,灵活加减,才能发挥中医药的巨大威力。

注:具体治疗与用药请遵医嘱!


发布评论 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